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下次开船港

 
 
 

日志

 
 

马不停蹄的忧伤  

2008-05-27 00:00:00|  分类: 老汉推车驾起风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整理电脑,发现了一篇四年前写的东西,捏着鼻子看完,酸得满嘴口水,唉,俺那时真是闷骚得紧呐……

    睡是睡不着了,你翻来覆去地想。
    怎地今夜竟会如此喧闹?窗外马路上传来的车辆行驶声,水房关不紧的自来水滴答声,充电器散热发出的嗡嗡声,几只莫名小飞虫掠过床头的沙沙声,楼道里夜归人儿的脚步声,你自己胸膛里的嘭嘭声,这许多的声响如同被高倍扬声器放大了一般,“轰”地一下儿全挤到了你的耳边。它们肆意攻击你的耳膜,无情搅拌你的脑汁,用重拳擂击你的心脏,让你觉得身下的床铺滚烫无比,你像生煎活鱼般在这面平底锅上翻腾掇挪,左右撺移。你觉得热,觉得痒,觉得体内有什么东西即将爆炸。你惊慌无比,你手足无措,你想大声喊叫出来,可是哟,你的声带竟被所有这一切噪音压抑得无法振动。“这算他妈的什么日子”——你连绝望都软弱到无法歇斯底里。
    突然你猛地坐了起来。你不清楚自己怎么会产生如此强大的力量,你甚至怀疑黑暗中有人推了你一把。然而你睁开眼睛,却一无所获——虽然没有开灯,可这座城市的光线太多了,路灯,车灯,店铺的霓虹灯,广告牌的背光灯,大厦底座的水银灯,路上行人手机闪烁的信号灯,无数的灯火足以让你在本应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看清房内的一切。
    可是你仍然需要更多的光。昏晦不明的视觉让你的心越发混浊。于是你赶紧下了床,打开灯,坐在这个城市里你最熟悉的那张书桌前,拿起了笔。
    写点儿什么呢?你在如弹开的棉花般复杂错综的脉络中寻找那一小截白色的线头儿。你试着让自己置身于平静的海滩,你把书桌上台灯散发出的白光当做月色,你努力让自己安静,让自己能从容地在海滩上留下脚印。然而风越来越大,回忆如同狂暴的怒涛向你拍来,整个海洋沸腾了,水沫夹杂着雷鸣不断冲击上岸,高高扬起的海浪在月光的照耀下如同一面面白色的高墙,将你这个无助的小人儿四面包围。虽然你的声带无法引起共鸣,但你却在心中大声地疾呼,完全凭本能呼喊着各种毫不相关的词语。忽然,一个熟悉的名字从你的呼喊中一闪而过。你反应过来后迅速地刹车,虽然已经经过了另一些词语,然而你却固执地调回头去找到了那个声音。
    你再次试着喊了一遍,浪仿佛平静了一点。你喊了第三遍,风也好象小了一些。你越来越频繁越来越大声越来越用力越来越认真地喊着那个名字,喊叫声逐渐盖过了所有的声响——浪退了,风停了,窗外马路上的车辆似乎转瞬间都熄火了,水房的水龙头哑壳儿了,小虫飞走了,楼道里归人进屋儿了,而你的心脏则减速并恢复了正常的跳动,令人不安和烦躁的一切倏忽间被太上老君的紫金葫芦收了,全都不见了。
    一切都安静了。然而你仍没有丝毫动作。这个微凉的秋夜,突然静谧得让人无法下笔。
    还算读过几本书的你,想起了《南回归线》中的一句话:某样东西杀死了我,然而我却活着。
    沉默令你专注下来。那个名字吸引了你的所有思绪——它很美,极动听,这个名字属于一位同样美妙的姑娘。你努力地回想着姑娘的样子。你最后一次见她是在什么时候?五年前吧,大约五年前,你确定了这个时间。
    那时你的青春开得正旺,你还可以耍一些孩子脾气,还有权利憧憬和幻想,最重要的是,那时你能在不经意间偷瞄一下这个姑娘。她有着利落的短发,鲜艳的微笑和洁白的牙齿,她的背影都优美得让你觉得高挑而曼妙。回忆让你的心跳再次加速,你想起你鼓起勇气主动搭讪的那一刻——你的心跳得比现在更加猛烈,几乎要从腔子里一跃而出,你的手心出汗,你的脚底冰凉,在你们说完话你一个人走开时,你觉得世界仿佛被一场酥雨清洗得那么洁净,空气中则充满了凉丝丝令人感到爽朗的淡淡花香。可是,(你跳回了书桌,揉了揉自己前列腺所在的位置)——终究是五年前的过去式了。即便她那时的模样在你心里如此的清晰,然而在那之后你毕竟没有再见到她。
    她现在长什么样儿了?她笑起来还像当年那么羞涩但灿烂吗?她说话还如往日般简单且动人吗?岁月肯定把她变得成熟,然而成熟的她还能令人沉醉吗?她是否依然快乐?她可曾也悲伤过?假若她现在见到我后会说些什么?我又如何对她开口?唉——你叹了口气,所有的一切都只是设想罢了。
    五年的时间,不长,岁月用他苍老的手一翻就过去了。五年的时间,太长,你翻开这一页时,每一行文字都令你心头一紧,那是用多少眼泪、欢笑,拌着欣喜失落分离相逢成长苍老等无数混合剂砌成的啊。
    世界杯办了一回,奥运会整了一把,神五神六让咱捧上了天,阿富汗伊拉克全被老美拉下了马,中国入关,日本争常,欧元全面普及,股市彻底疲软,马加爵一个打死四个,非典弄得人类紧张了半年;罗文张国荣梅艳芳全都撒手人寰,F4周杰伦超级女声却在耳边搅得你无比心烦,迈克尔.杰克逊因为娈童案再次进了号子又再次被放了出来,梅尔吉布森让老耶稣在电影里被钉死然后又活了过来,时间不停地走远走远,我的记忆却停在那五年前。
    五年啊,世界都变了,可是你的爱,却依然。
    你觉得忧伤,鼻子一酸,你咧了咧嘴,然而,你却哭不出来。
    你急遽地苍老。如今的你虽未可怜白发生,却也早已鬓毛衰,你的胡须三天不刮就像极了劳改在押犯,你熬夜才到一点半就困得行动和思维都极度缓慢,你皮肤松弛,你腰疼腿酸,你再独自在雨天不打伞自以为很酷地走在街上就会被人亲切地称为傻B,你若还像当年那样在马路上想狂奔就没来由地狂奔则会令旁观者认为你丫铁定有精神方面的疾病。你觉得约束多了,责任大了,担子重了,压力强了,你不能再像当年那样随心笑了,随性哭了,随意闹了,随便叫了,你划着船离那个青铜时代越来越远了,但你并不能确定黄金时代是否就能在前方被你找到了。你喝了口水,喉咙发出“咕咚”一声,这轻轻的颤音却让你的心不由得抖动了一下。
    泰戈尔当年为林徽因作诗——天空的蔚蓝,爱上了大地的碧绿,他们之间的微风叹了声“唉”!这个多事儿的印度老头儿来中国时本想倚老卖老地把徐志摩和林徽因拉到一块堆儿,可诗人和姑娘就像天空和大地,永远无法相接,于是浪漫的印度老先生让清风传递了他的遗憾。你想起自己,想起那个名字的拥有者。从现在的情形看,你们是不大可能在一起了。然而未来呢?不,不,你拒绝思考,因为你害怕你和姑娘的交集其实本就没有未来。唉——你又叹了口气,你的忧伤马不停蹄。
    你咽了一口唾沫,怎地口中竟有了一丝苦涩。你知道,你的青春早就死了。虽然你还可以欢笑,可以叹息,但你却不再感到温暖。“时光流走了而我依然在这儿,我已掉进深深的旋涡”,你哼起了喜欢的一首歌儿,它的名字——《美丽世界的孤儿》。
    “许多年过去了,你还会因那时的悲伤而悲伤吗?”,这是你上网时看过的一句话。会的。你在心里点了点头。
    往事总能轻易让人软化。紧绷的你此时却像一堆烂泥瘫坐在椅子上。安静使人松弛,也使人困倦。一阵阵的倦意袭来,你觉得你想睡去。你看了看表,已然四点多了。你知道,天明时你也很难起来,今天又得睡懒觉了。所幸,没有什么正事儿要办。你又默念了一遍那个名字,远方的姑娘啊,在你的懒觉中,可否出现过我忧郁的面容?
    你爬上床,闭起眼睛。你已习惯了独处,所以你自己对自己说,晚安。晚安塔利班,晚安梁咏琪,晚安摇滚乐,晚安后现代,晚安足球,晚安星辰,晚安所有我在混乱中抓到的一切,晚安,姑娘,愿你幸福——你恹恹地睡去,睫毛湿润,但可以肯定,那并不是眼泪。
    话剧《我和我和她和她》结尾时,重逢的男女主人公并未如惯性设定那样从此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而是再次分离。令人悲伤的是,这次分别后,他们连以前的自己也丢了。
    戏剧的终点最多只能令人落寞,而人生却往往不知所终。

  评论这张
 
阅读(85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