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下次开船港

 
 
 

日志

 
 

遮羞部  

2008-07-03 00:00:00|  分类: 观音坐莲读些散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日审稿儿时读到的一段文字,做了些编辑整理,除了些杂草败叶,炎炎夏日午后,赤身裸体大汗淋漓痛做三记俯卧撑之余,再细细读来,更觉深意——

   鲜花和疮口,看起来几乎一样灿烂。尽管我们通常用鲜花形容色彩而不用疮口形容。一个人,面对鲜花,固然应赞不绝口,但面对疮口,却无论如何不能说是鲜花。
   中国的历史,很多人将其形容为皇帝的家史,是很有道理的。比如皇帝老子,无论怎么荒淫,无论如何残暴,在当世、甚至是后世,都有人为他说话。“要学会从正反两个方面看问题”,轻松的一句话,掩盖了多少真相和荒谬。
   明明专制害死人,偏偏有人大谈王道的乐趣;明明1+1等于2,偏偏有人要花费大把银子和力气论证其等于3的可能性。由此看来,很多人,他们缺的不是聪明的头脑,而是最起码的负责精神。他们不愿意做普罗米修斯也就罢了,却乐意因为拿人钱财的缘故而装疯卖傻信口雌黄,扮演跳梁的小丑。
    一个疮口,用刀子剜了,撒上消炎药,裹上绷带,不久就可以痊愈。可是假如皇帝老子偏不喜欢听真话,偏说自己身上开满了桃花。这个人,就是不可救药的混蛋。
    那些在一边吆喝着赞美并且信誓旦旦说闻到花香的人,于皇帝而言,既是帮凶,也是凶手。于天下苍生而言,则是无耻的叛徒。
    我们知道,皇帝老子们终归是会殡天的。只是那些一味帮助他们赞美花香的奴才们呢?
    希望他们同样死快点。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