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下次开船港

 
 
 

日志

 
 

同一个世界,骚情的梦想  

2008-08-14 00:00:00|  分类: 老汉推车驾起风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处,去也,署气至此而止矣。”虽已立秋,然8月23日才到处暑,故仍可认为居于夏天之中。这几日Orzlympic如火如荼,赛场的气氛和这夏末的天气一样热烈无匹。全民闹运,不管你是持欢迎拥抱or鄙视唾弃再或者干脆作壁上观像个真正的看客般处之泰然,都无法不让自己被裹挟进这场全民大PARTY当中。所谓洪流便是这样,再清醒再糊涂的人似乎都无法保持冷静,两者不同的,只是在湍流中选择合理的泳姿或者干脆听天由命顺流而下。

      然而无论是清醒人还是糊涂蛋,火气儿都挺大。闹运前NEW叉报搞出88照片事件,虽未对当事人和值班老总进行处理,但是明眼人都看出来是迫于当下的国际关注,怕要等着秋后算账,阿拉丁老师和晓蔚兄每日在SMN上以签名儿表达自己的愤懑,情绪之强烈让人仿佛在眼目前儿就看到了立发横眉;刘原大哥和龚老大推掉了一切关于Orzlympic的约稿儿,晨报Z刊连奥运号外都没出,不知是不是龚老大一怒之下干脆弃之不理;俺说了几句本届闹运利弊优缺之类的闲话,被办公室热心盛事的亲爱女同事们当作过街老鼠,群体冷落;牛博作者王老板因为开幕式喜好问题干脆停博,东枪兄这边厢和平客老师也因某些观点而有些不对付,更别提在各博客跟帖或谩骂或讥讽或追捧或说了一大堆看起来挺明白实际上没有一条在点子上的各路网友。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甭跟我扯玄学的深意,这里取的就是字面意思),一幅硝烟弥漫的样子,正应了枪兄博客上那句“乱纷纷不由人催马拧枪”。

      俺无意去参与任何网路论战,只觉争鸣永远是一件好事儿。一张白纸,在简约主义者眼中叫纯洁,在浓墨重彩的野兽派那里就叫寡淡,各位师长兄台们的观点都有独到之处,然而角度与出发点的不同造成了意见的分歧和观点的冲突,于是在双方看来对方都有偏颇。大家都不是糊涂人,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的潇洒自如好像更适合争鸣,像废名当年和熊十力因为观点不和先是互相骂娘然后厮打在一处,第二天照样搂肩搭背去喝小酒,似乎才是真名士所为。范跑跑和郭跳跳跟凤凰的那期节目,在一般意识里郭跳跳更占理儿,但正是那股唾沫星子四溅撅着大腚蹦着叫着似吃了枪药样认为自己真理在手就可以照死里批判别人的泼妇范儿,让郭跳跳显得面目可憎言行粗鄙。中国有句老话儿怎么说的,有理不在声高,对懂道理的人,平心静气地摆事实讲道理更有效果,当然,对于一些根本不谙道理为何物的傻缺,那就只能去他们麻逼的。俺觉着没有人愿意做郭跳跳,争鸣肯定是百利而无一害,但是,大家在争鸣时,有记得瞅瞅镜子里的自己吗?

      另外就是,俺角着狠抠字词句和只言片语的完全正确精准与否实在无甚必要,您要想看无懈可击没有漏洞严丝无缝的,俺推荐您每日阅读《人民日报》。

      其实写这样一段文字也不是为了劝架或者装大尾巴狼做和事佬儿,只是闹运几日来自己拾掇到几则碎片并有一点感触,顺嘴说说。俺这人有信誉但是嘴欠,应许下的事儿绝对算数,不过其余说的甭管什么各位都别当真,谁要跟我三头六案对账或者抠字词句,那是您纯吃饱了撑的。在大清国做媒体,撒谎乱掰跑火车是被上峰逼训出的职业素养,您知道我哪句没忽悠你?

     城外乱纷纷的兵马暂且不提,继续咱城头的商务观山景弹古琴文艺小派对。其实就俺个人来说,虽然也知道N多本届Orzlympic的前冤后孽,更因为所处的行业可以接触到许多这不许说那不让讲的东东(如果有哪位大人看到这儿千万别找我事儿啊,我可啥都木有说,俺是受过教育滴人,向组织认过错做过深刻检讨,早就重新做人并时刻把教训谨记在心了,大大滴良民一头),但这并不妨碍我关注张大导的开幕式和欣赏各项体育赛事,前文说了,身处在大清国,无人能不被裹挟进这场大PARTY的洪流中,既然都在水中,逆流而上和顺流而下都是自救,兹要不闭眼不动自欺欺人沉底做水鬼,怎么游就随各自大小便吧。

      格鲁吉亚和俄罗斯选手在女子10米气手枪决赛后跨越战争的相拥微笑;50岁的华裔击剑选手栾菊杰,在她夺得1984年洛杉矶奥运冠军时,新晋男子佩剑冠军仲满才刚刚一岁,两代人在同一届奥运会中互相加油并热情拥抱;男子举重选手韩国老将李培永在比赛中腿部受伤,坚持比赛,三次甚至未能将杠铃抓起;俄罗斯跳水名将萨乌丁整整跳了中国四代选手……这些每每都会让俺觉得,哦,that's real Olympic。你瞧,体育精神总是有它的动人之处,即便大会有各种各样的原罪,但更高更快更强却永远是人类体魄和精神追求的崇高境界。虽然许多东西我们不能忽视,可因为此就将全部一切一棒子打死,恐怕过于片面也武断了些。

      在俺闲蛋关于本届闹运的各种“非和谐”旧事新闻时,可爱滴沉浸于盛宴中滴编辑部女同事们说俺是她们的“英雄”,“好伟大好正义”之类。俺又不脑残,讽刺还是听滴出来,大体是因为在各位姑娘对赛事观赏正酣时提这些东东很解HIGH,再来就是高涨的爱国热情让她们主动回避一些事实而宁可指向鲜明地选择当下愿意吞咽的菜肴,俺只能以嬉笑打诨回之。俺觉着这里丝毫没有谁对谁错的问题,有错的只是整整几代人包括我们和更后来的年轻孩子们在内都受的狼奶教育。其实,在狼奶教育下,英雄的意义早已变得扭曲而怪异,真实的我们,都是蝼蚁。

     在一再遭受编辑部小妹的白眼儿后,俺对她说:这个社会,不仅仅需要击缶而歌,更需要披发死谏。

      可能有人会说披发死谏只是对君主的愚忠,但我想只要不是糊涂蛋,都知道当下的大清国不可能有外力对其进行改变,唯一能推动事情往好的方向发展的,只有内部的自我进化。陈涉世家无任何存在的可能,披发死谏也许效果不大,但作为唯一可行的选择,总好过不做。当然,披发死谏需要无畏的勇气和敢于牺牲的精神,俺等草民自问无法做到,不过却可以对这般勇者保持尊敬。或者,我们能做的到的,仅仅是不忘而已。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人人都明白,可是,几人做到了?

      扯远了,这般宏大的话题可以写一本书了,俺穷白活时总是容易把旁枝别叶越积越多,显得乱七八糟没有重点,那也无法,又不是做稿儿,写这些废话也不来钱,你丫管我怎么扯呢?

      说一点个人感受——抛弃上述那些大得沉重的劳什子不提外,让俺不爽的就是电视上老把个金牌榜比来比去。俺一向对争第一这种事儿不很感冒,特别是把个数字计较过来计较过去。作为主队观众,除了中国男足外,俺当然会为中国加油,希望他们夺得每一块金牌,毕竟这是竞技体育的一大魅力。可是如果单纯地拿几块金牌这样的数字尬来尬去,实在有些无趣兼无聊。比赛中的领先和第一首先是因为过程的精彩,才让人对结果有所期待,但都比完了,单纯尬金牌数字,图的是何许呢?难道几个数字就能代表大国崛起民强意壮了吗?看来还是得引用《狮王争霸》里黄飞鸿的台词:李大人,所谓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刚才天炮一响,如果没有天灯挡枪的话,胜负归谁,还真没人知道。现在金牌在我黄某的手上,并非我赢了。大人为了大显我民神威而办的这场狮王争霸,死伤这么多人,在世人面前,其实我们都输了。以小民之见,我们不只要练武强身,以抗外敌,更重要的是广开民智,智武合一,那才是国富民强之道。区区一个牌子,能否改变国运,还请李大人三思。这金牌,留给您作记念吧。

      当然,看到符合俺一切幻想的高妹沈玉洁(瞧这里)时,俺也会由衷地觉得,奥运会真他娘的好啊。没错儿,如果你找一队这样盘儿亮条儿顺气质佳的极品尖果儿来举办个什么大会,那俺绝逼会幸福地昏死过去,清醒后对着你丫竖起大拇指大声狂赞然后在看见姑娘们俏丽的模样时再次昏死过去。其实哥们儿就是一俗人,如果你身边有这样的单身姑娘,记得通知我。

      还有仨碎片。一则是出镜的林妙可和幕后童声杨沛宜的故事(具体看这里)其实在某种程度上,我可以“理解”这样的安排,如同俺一直觉得粤语版周星驰电影没有石班喻国语版配音好一样,俺角着石班喻的声音和周星驰的演出才是最佳组合,周星驰原声往往少了那股玩世不恭的浪荡劲头儿。俩小姑娘都是天使,林妙可杨沛宜都美丽纯洁得让人心碎。孩子是没有任何错误的,不过陈其钢却这样说——杨沛宜小朋友的落选主要是因为考虑到对外形象,是为了国家利益。这话说得,实在是很不高明且有些操蛋 。你这样一说,我就只想问候你大爷。很多时候吧,本来事情不那么傻逼,结果被傻逼们解释得逼傻了起来。

      另一碎片是在开幕式前夕因排练意外而导致高位瘫痪的姑娘的故事(具体看这里)。其实如同编辑部女同事所说,任何事情都有意外,不能因为一则意外就对整个大会持全盘否定。理儿非常对,可是当编辑部小妹说出“干大事总会有人殉葬”时,还是让俺打了一个冷颤。靠谱儿可爱如编辑部小妹,也会说出这般残酷到无情的话来,不过我知道这不怨她,仍然是我们所受的狼奶教育的遗毒。这则新闻后的网友跟帖中,绝大多数人的论调是“她是第三者,这是报应,活该!”俺想说的是,感情问题,本来就很主观,爱与不爱,谁对谁错有什么评判标准呢?但是,任何生命都应该被珍惜、被尊重,这点毋庸置疑。“教育到最后连人性都没了。”——一位教师曾经感慨我们所受的狼奶教育。不尊重生命、无视客观、选择性遗忘,狼奶教育的三大毒瘤仍然深深影响着我们。不过编辑部小妹还年轻,想必再过几年就会明白了,年轻人永远可以原谅,只需要引导。如同losing所说,其实不用太多举措,只要能让人跟孩子说真话,净化教育,咱们国家还是大有希望的。

      第三则碎片是一个参与开幕式的礼仪姑娘的帖子(具体看这里)“候场的时候我们坐在狭窄的通道……地……特别凉……而我们……是女孩……”看到这句时,不由一声长叹,唉。多的话也不想说了,一切的事物都是好坏并存,只要不选择性遗忘,我想多年后,孰是孰非,自有定论。

      其实本届Orzlympic就是一大食堂,吃什么样的菜,是咸是淡,都是个人选择。只是,希望大家在一拥而入时,想想自己饿不饿,该吃什么,除了食堂有没有别的选择。说到这儿,俺倒是想起了当年流传的童谣——伟大的大食堂就要开饭了,今天做的什么饭,猪屁眼子炒鸡蛋。

      不许瞎联想。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这话原本没错儿,人类可不都有一个共同的终极梦想嘛:和平友爱不再有灾难饥荒。

      只是,假若有造物主的话,俺会对他说,除了这个伟大的终极梦想外,我必须也应该有许多许多,不被打扰的、骚情的小小梦儿。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