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下次开船港

 
 
 

日志

 
 

脱困记  

2008-09-25 00:00:00|  分类: 鸳鸯戏水只见一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此次我母脱困,全赖各位老师前辈兄弟姐妹的帮助,现在我娘住在南宁市政府培训中心,今晚火车至我处,一切都好,请各位放心。

     事情原由是,我娘一特别瓷的前女同事,退休至南宁,谁成想几年下来瞎了心了。大概半月前,她打电话说国庆长假邀请我妈去南宁玩。我娘于两年前从银行退休在家,闲着也是闲着,与这位前同事又是很熟的朋友,就去了,昨天飞机抵邕。

    到了以后,该前同事与其子就将我妈拉到南宁大沙田开发区(请记住这个地名)的一个出租屋里。

     昨天晚上我给刘原大哥打电话求助的时候,才知道那个地方号称“传销者的天堂”,南宁搞传销的总窝子就在那儿。
 
    大沙田开发区是一鸟不拉屎的地儿,特别远郊,属于晚上出租车黑车都没有的那种地界,加上昨天台风过境,狂风暴雨,我娘一个人根本没法从那个地区出来。所幸的是,虽然将我母诳了过去,但那前同事毕竟还碍于以前的一点朋友情分,未限制人身自由,我娘能用手机与外界取得联系。但是打手机的时候一直有另一个人偷听,所以我娘一直语焉不详。

    按照他们的计划,大约是今天白天把我妈拉去传销组织那里听课,就是人们常说的洗脑。到那儿,有没有人身自由就难说了。所以昨天晚上就得赶紧把我娘捞出来。
 
    这种欺骗根本防不住,不是警惕性高低的问题,是没法儿防。好比说,你一特别熟的朋友,打电话说长假到我们这儿来玩吧,结果你一下车,朋友去接你,直接把你拉传销的地儿,你怎么防?谁能想到朋友会瞎了心骗你?
 
   另外,昨晚并未惊动警方。第一、人家暂时没限制我妈人身自由,虽然打电话有人偷听,但是通讯毕竟没有限制,警察去了也没任何理由抓人。第二、人家还没采取任何行动,拉去传销窝点听课也是准备今天才做的事儿,昨晚等于什么都没干,只是我娘觉得苗头越来越不对,所以警察即便去了还是拿人没辙。另外就是,在广西南宁大沙田开发区的传销已经形成势力了,恐怕根本打不掉。那个地方全是出租屋,基本上都是流动人口,你今天打掉一个窝点,明天新搬进来的人,还是搞这个。打一户,明天就有第二户出现,而且他们窝点分散,网络复杂,狡兔N窟,端了一个,其他地方立即就收到风声,消停两三天继续出来搞。那里一个完整的传销组织,你根本就不知道它到底有多少个窝点,已经形成高度严密的网络。刘原大哥说连记者卧底都没有用。南宁的传销已经成为一个普遍现象,报纸新闻都发得不想发了,太多。

    昨天我都快急疯了,基本上我想起来的能跟南方有点关系的人电话我全打了。后来想起我的同事博智在南宁上的研究生,那边认识的人较多,于是请博智晚上十点多赶回报社办公室,迅速打电话找到了在南宁某报业集团的同学韦旭,将人从饭局上拉了出来,去救我母。
 
   韦旭兄弟夜里十一点多,顶着台风暴雨,带了仨人儿,开了四十多分钟的车赶到大沙田,将我母接了出来,安排到市政府的培训中心住着,今天晚上火车到我这边儿来。
 
    我妈那前同事,把她侄女儿什么的也都骗过去了,但是昨天我全救不了,她们只能死走逃亡各安天命了,我必须先救我亲娘。
 
   另外,别说你脑子有多清楚,真把你往那儿扔,任谁都被洗脑了。举个例子,你到那儿了,你每天所能见到的每一个人(看清楚了,是你每天能见到的每一个人),都对你说西红柿炒鸡蛋特别难吃, 而且他们会找出各种西红柿炒鸡蛋难吃的证据给你看,比如自己吃了吐啊,装肚子疼啊,你能见到的每一个人都这样,只要连续一个月,你还会认为西红柿炒鸡蛋不难吃吗?譬如说“红”这个颜色,我们都知道那是红色,不会把一红地毯叫黄地毯,其实“红”不过是个代称而已,是对该种颜色的一个指代,是因为我们身边所有人都说那是红色,所以我们一定会认为这种颜色的定义就是“红”。传销洗脑,与此相同。
 
  昨天我妈一开始只知道自己被拉到了开发区阳光新城那儿,我打电话跟刘原大哥一说,他立即就报出了大沙田的名字,然后告诉我那就是传销者的天堂。有心的朋友请在百度上查“广西南宁  大沙田  传销”,就可知道那是甚鸟地方了。

    感谢新京报的郑晓蔚兄和南宁的刘原大哥,感谢小强老师,感谢常德日报的陈叔叔;感谢阿悦、冯平、栾总、我姐、陈欢、徐萌;感谢饼叔儿、亦乔、东枪、A.J以及所有昨天给我留言为我妈和我担心的朋友们;感谢博智兄和韦旭兄弟救我母脱困,大恩当铭记在心,只能待来日当面拜谢。愿我们的家人一切安好。

    平安是福。


以下是一篇关于大沙田传销的帖子,可见端倪——

    今年8月初,从前认识的一个朋友打电话给我,说在南宁做生意,主要是与越南做服装贸易,自己资金不多,难以发展,如果我感兴趣,就过去看看。大家一起投资。

    正好,那时与领导闹了点矛盾,心情不好,就抱着试试看的态度,一方面去考察考察,另一方面也顺便散散心的想法,购买了21日到南宁的机票。

  21日下午2点15左右,我到南宁市机场,我朋友和她的一个朋友在机场等我。接到后,寒暄几句,就上了她们包的出租车。出租车直接把我带到了南宁市大沙田经济技术开发区建新路附近的一个居民区,一下车,我的第一感觉是这里的楼房布局混乱,结构简单,根本无规划可言。作为从事建筑规划行业的我,觉得非常奇怪,奇怪在距离南宁市这么近的郊区竟然有如此不符合规划,私搭乱建的违法建设,但当时的印象也就是认为这里可能是城中村的农民在集体土地上的违法建设而已。当时还问了朋友,他们说这里就是这样,落后嘛,没办法。

  住了一夜,第二天,我说去看看他们做贸易的铺子,结果他们说不急不急,而且深情尴尬地互相推托让对方告诉我什么,推托了会儿,还是共同神神秘秘的把我带到了一个居民楼的四楼,说是先介绍一个朋友聊聊天。在门口,是一个看起来大概有50多岁,表面上挺有气质和风度的老者,几番客套后,我们来到了室内一个非常简陋的房间,房间内只有一张圆桌,几把凳子,桌子上一个凉水壶,几个杯子,一打稿纸,一支笔。落座后,老者先是问我从哪里来,做什么工作的,然后就就讲起了南宁市从98年开始兴起的一个所谓当时由李岚清副总理从美国引进、外经贸部部长吴议亲自抓的所谓"连锁销售"新兴行业,即投资3800,通过三个事业合作伙伴,在一年之内赚到3800000。老者从宏观到微观,从法律到道德,洋洋洒洒,一直讲了有近1小时。其中特别强调了几点,一、这个行业不合法,但不违法,处于真空地带;二、这个行业是政府行为,由国家和地方政府的支持;三、他们享受到了很好的优惠政策,如当地农民的建设、行业人员的通讯、公安机关的放任等等;四、赚大钱的机会永远是游离在合法与违法边缘的行业。赚大钱的人永远是有着强烈的赚钱欲望且胆子大的勇敢者。当时,其实从我一进这个门口开始,我大概就能把这个事情猜个八九不离十了,一边听他还吹,一边大脑里在快速运转自己该怎么办,想来想去,因为不了解情况,不能惹恼了他们,免得自己难以脱身,最好的办法是虚以逶迤,借机逃离为上策。于是我中间也假装非常感兴趣的样子,谦虚的问了几个问题,老者也很谦虚的继续胡说八道。吹了大概有近一个小时后,告辞出门。

  接下来的两天,事情的进展就如出一辙了,简单的说就是不停地洗脑过程。一方面,我朋友不停地跟我灌输他们这个行业是多么好的赚钱机会,另一方面,又马不停蹄地带我分别去见了四个所谓的朋友,有自称以前是做生意的,由自称以前是无业的,最可笑的还有一个看上去比较有气质的女士,自称是新疆自治区阿克苏区公安局的现职警察,一级警督。他们分别从各自的角度讲述这个行业诱人的前景。其灌输的角度虽然不同,但目的非常简单,有的是从自身以前曾经多么美好的“活生生”的经历,却义无返顾的投身这个行业来证明行业的吸引力;有的是利用迷惑人的数学计算,吓人的几何倍增法,来告诉你怎样投资3800块钱,在一年之内赚到3800000;还有更可笑的,卖弄法律知识,说这个行业的合法性。这些人的说法归结起来,无非是想说明:一、这个行业理论上可行,实践上已经有很多人成功;二、行业内管理严格,做事规范。大家互帮互助,只有成功,没有失败;三、很多人都是父母拉儿女,朋友拉朋友,不存在欺骗,特别是传统传销行业的骗亲人钱财的情况;四、做这个行业,既不违法,又不违反道德,是靠自己的胆识、智力在从事一个新兴行业,且目前正当其时,越早进入,越早赚钱。

  呵呵,说到这里,还要说说这些人还有我的朋友的一个共同的特点,他们租住的地方设施出奇的一致,房间基本上没什么家具,基本上是一张床,一个简易衣柜,一张圆桌,4-6把凳子,家里的电器基本上就是一台灶具,一个电饭锅,两个电风扇,都没有电视、网络、固定电话等等。他们自己说是因为自己在这里住不了多长时间,很快就要上总出局,用不着那么奢侈。但实际上,现在想起来,其实就是隔绝他们与外界的联系,让来这里的人只接受经过他们筛选的单一信息,逐渐达到洗脑的过程。实际上,这招也确实非常奏效。我的两个朋友就被完全洗脑了。每次回到租住地,他们都是不停的劝说我尽快加入他们的行业,最快4个月,最多一年零3个月,就会带着最少3800000,最多10000000离开此地,去过上富足、幸福的生活。如此反复,以至无穷。

  到了第四天,我偷偷打了个电话,让家里给我打电话,说家里有急事,需马上赶回。上午,我们在一起时,电话如期而至,我装作很无奈地说,我虽然很想继续了解这个行业,但现在必须赶回去了,一周内等我考虑好了,马上带着投资的钱赶回来。我朋友虽然很失望,但好在也没有阻拦,还是让我走了,并且一直在嘱咐我考虑好了,赶快回来,因为机不可失,时不再来。24好上午12点15,我终于登上了回南京的飞机,呵呵,在飞机仓门关上的那一刻,我一颗惊慌不安的心才算彻底的安定下来。

  奥,对了,说到这里,还没有介绍所谓的“连锁销售”到底是个什么玩意。说白了,就是一个很聪明的混蛋利用人们的贪欲设计的一个数学游戏、一个变相的传销。先是要求你投入最少3800(1份),最多69800(21份),购买他们的1-21份所谓“产品”(其实什么都没有),然后按照“”五级三节”的办法拿工资就行了,其中,1-2份为实习业务员,3-8份为业务组长,9-64份为业务主任,65-599份为业务经理,600份以上为高级业务员等共五级。实习业务员、业务组长、业务主任为第一节,这个级别的人只要达到相应份数就是相应身份,拿千元工资;业务经理为第二节,拿从1万到9万9不等的万元工资,高级业务员为第三节,拿从10万到99万不等的六为数工资,直到拿满380万为止出局(如果你这条线上都投入的是最高的21份,最后拿的就是1040万)这里边的具体算法我就不赘述了,比较复杂,总的就是一句话,每加入一个新人,新人的投资除了45%的所谓的“公司管理费、挂靠其他公司的税费”外,剩下的55%按照比例被自己以及自己的上线瓜分。他们在游说你加入的时候,是不会说工工资与你的发展下线挂钩的,让你听起来好像只要你发展了三个合作伙伴就万事大吉了,就等着拿钱就行了。

  这就是我亲身经历的南宁四天的梦魇之旅。回来后,有几件事值得总结:

  第一,这是一种赤裸裸的非法传销行为,根据2005年11月1日发布实行的《禁止传销条例》第二章第七条,“连锁销售”的种种表象都符合非法传销的特征,对这种行为有着明确的政府主管部门,即工商和公安部门,这么长时间以来,广西的非法传销屡禁不止,政府职能部门完全没有尽到应尽的监管责任,不知道到底里边有什么猫腻。

  第二,参与的人员一旦加入就如上了贼船,上的去下不来,特别是被洗脑后,完全变成了金钱的奴隶,骗亲人、骗朋友,直至把自己的投入拿回来为止。据我的粗略估计,每培养一个高级业务员,就是按照最高投入计算,也至少需要近2000个人才行,这是一个多么可怕的数字,又是隐藏的多么可怕的社会隐患。

  第三,这件事,当地的地方政府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各种反常迹象,如人员的流动、资金的来往明目张胆,当地政府却一直不闻不问,放任自流。且有人到当地公安局、派出所报案时,派出所的答复是“有没有限制你的人身自由?有没有强迫你干?如果没有,想干就干,不干就买票回家”。

  第四,各级政府的放任和放纵最终要政府来对最后的恶果买单。如果任由其蔓延发展,最终会不可收拾,80年代浙江温州广东等地的民间非法集资的大案、要案历历在目,伤口尚未抚平,如今又处于各种短视的目的放任这种情况的发展,到头来还要各级政府来买单,非法传销的最后一棒会有倒霉蛋来接,政府监管不力的最后一棒也会有政府的倒霉蛋官员来接,只是目前大家目前都生活在觉得自己接的不是最后一棒的幻想中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1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