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下次开船港

 
 
 

日志

 
 

不自由,毋宁死  

2008-11-20 00:00:00|  分类: 观音坐莲读些散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继续书摘——

    *科学研究证明,人类作为一个生物物种,其个体最大的恐惧就是死亡,因为个体死尽即意味着该物种的灭绝。所以,人怕死,跟咱们肚子里的胆的大小其实毫无关系。关系在基因那儿。
      那么,要有怎样坚定的信念,才能超越这种植根于基因中的恐惧?
    就是信仰。

    *沉默的胁从犯。这是一个很重的罪名,然而在人类历史中却是一个常见而精当的罪名。
  人类自从有社会那天起就有“主流民意”。猛人创造历史,少数服从多数。社会的主流是各色各样的猛人,代表多数的主流民意经常就是这些猛人的意识。主流民意的传染性超过非典,一旦降临必横扫千军如卷席。在铺天盖地的主流民意面前,真正能做到“硬着头皮顶住”的,屈指可数。

    * 所有的暴君都是被沉默胁从的人民惯出来的。对暴君的出现,每一个具体的“人民”都是沉默的胁从犯。在总统搞个小蜜马上就要下台的民主国家,没有暴君存在的社会基础。

    *这就是Zivil Courage——普通民众不畏威权反抗一切压迫的那种以卵击石、响遏行云的勇气。我把它翻译成“平民勇气”。

    *半个多世纪之前,重庆歌乐山有个叫渣滓洞的地方,就有几个政治犯写过两句话:“是七尺男儿生能舍己,做千秋雄鬼死不还家。”
  那是真正有信仰的英雄。

    *历史证明,神气活现的助纣为虐者,最后多半都会沦为不折不扣的可怜虫。

    *我们身处的社会人欲横流,速食文化大行其道,所谓“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这句话拿来指导年轻人闹恋爱,还可聊以敷衍,如果拿它来指导自己的政治行为,可就差之毫厘,失之千里了。不信者参见希特勒。
  可现代社会又是高智商的,它轻易看透自己“疏影横斜水清浅”的小家碧玉本质;这个社会更是明智的,它十分清楚自己绝对无力超越自己的浅薄,就像我们不能跳过我们自己的光影。缺啥补啥,所以这个社会就特别喜欢谈论“永远”:永远的潘玉良、永远的罗大佑、永远的张爱玲、永远的F4,永远的木子美…… 
  永远到底有多远? 
  永远近在眼前。 
  永远,就是你把历史切成无限小的横截面,在每一个横截面上你仍然能找到它鲜活的存在。
      


    以上内容,皆来自冯晓虎《瞧,大师的小样》第一篇,《永远的白玫瑰》,纪念德国自由斗士舒和兄妹的文章。Zivil Courage,平民勇气。
    这就是勇敢者——
     我从来没想到死有这么容易。”克里斯蒂安说,“再过一会儿咱们就能在永恒中再见了。”
  然后他们便分赴刑场,索菲是第一个。她连眼皮都没眨。我们从来没想到这个姐姐这么勇敢。刽子手也说他从来没见过这样视死如归的死刑犯。
  在行刑的一刹那,汉斯高喊一声:
  “自由万岁!”
    我想起了l775年3月23日,帕特里克·亨利在弗吉尼亚州的圣约翰教堂发出的金石之声——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