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下次开船港

 
 
 

日志

 
 

我什么都不怕(记录抓马现场的姑良们2008.11.29)  

2008-11-30 00:00:00|  分类: 妻妾成群方知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什么都不怕 2008.11.29 晴 戌时 日暮将至,归田园 

      难得周末不加班,一觉睡到中午。用罢饭后,沐浴更衣晒被洗衣打扫庭厨这摸摸那弄弄顺带瞅两眼电视里新换了发型比以前漂亮多了的柴静逼问某专家,一切捯饬妥当,已是下午五点半左右。十冬腊月日头短,眼见太阳它要落山,给瑶队员发了条短信,问她晚上去不去佛里灯浩寺看抓马(drama),结果被告之昨儿才去过今日就不出席了,于是表示小小遗憾,并毛遂自荐挺身而出自告奋勇不管瑶队员愿不愿意都要强行代表她给小肋一个冬日里温暖的拥抱。
      在步行街先逛了一会儿,很是看到了一些漂亮姑娘,之后慢慢晃到佛里灯浩寺,已是晚上八点多。格兰德·PIA最受同志欢迎的成员方拓拓和近来时常露出一张囧脸的火烨坐在一处,看起来很暧昧很有故事的样子,至于哪种暧昧何样故事请诸君随意想象……关于它俩……不对,他俩……的穿着打扮就不详述了,因为老子根本就不在乎!
      小肋坐在门口的沙发上卖抓马票,穿一件快到膝盖的高领蓝白横纹长毛衣,深蓝色瘦腿牛仔裤,帆布球鞋,发型有点像樱桃小丸子小盆友混合俺小时候心目中女英雄的代表人物刘胡兰姐姐,让人在可爱中肃然起敬。把大衣交给小肋说帮俺拿下,就直奔一楼五谷轮回之所而去,结果却发现水漫金山便池不畅,于是垫步拧腰噌一下直上对面二楼……(方便细节也不详述,就不惯着你们这帮窥私狂!)下楼的时候碰见正在扫地的何遥,也是穿一件快到膝盖的纯色高领长毛衣,灯光昏暗,蓝的还是绿的我也没分清。何遥带来了一个好消息,说周五有一高妹要加入佛里灯浩寺剧团。闻之心下甚喜,以后高妹由我单独讲戏!必须的!谁也甭拦着我,你们根本就拦不住!要!都得死!
      抓马演出终于开始,人来了不少,没地儿坐,黑灯瞎火的,也没瞅见有高妹混杂其中,反正四周都是带着女友的年轻小受。这次的戏是翻排《一个无政府主义者的意外死亡》,先疯……不是,先锋的话剧。孩子们热情高涨,舞台布置花了心思,演得挺投入,看得出那份儿热爱和年轻的冲动,只是俺这样见过了许多美景看过了许多美女的老流氓自个儿觉得很囧而已,看到疯子出场演了几分钟后,觉得实在囧得扛不住,就出来和一群骚爷们儿瞎侃。抓马叙述到这儿就结束了,俺是记录姑娘,不是搞文艺评论,不过还是送给年轻人们一句话吧,希望能有所启发和帮助,何辉说的,俺觉得挺好——“要演话剧,而不是演话剧演员。”
      之后到猴子花店问猴子花有没有碎布头,想要点来作为制做壮硕版小叮铃的材料。猴子花上穿蓝色布衣,下穿黑色气功裤,脚蹬一双黑色老头布鞋,乐活民族风浓郁。火烨说又让他想到了他的小昕……老子气急败坏,娘的我算是发现了,兹要是留一头不打卷儿没烫过的披肩长发穿一身民族风style的姑娘,就能让火烨想起他的小昕。恋物癖到这种程度,不禁让人想对天暴喊:神啊,你带他走吧!
      本想散场时学香港黑社会电影里阿SIR到夜店临检查身份证儿那样,让闲杂观众先走,高妹全部留下,结果错过了时间,等小肋到二楼告诉我们抓马结束时,已有一部分观众离场了。于是催马扬鞭骑着……不是……拉着火烨赶到门口儿,并叮嘱说有高妹出来我就喊咔你就用相机作死地拍就是。观众鱼贯而出,迟迟不见高妹身影……好容易出来一位头戴礼帽脚蹬长靴看起来很英伦范儿的高妹,火烨的相机还没准备好,结果没拍到。不过拍到了也不能咋地,该高妹有主儿,是一位比她矮的胖大哥……我……我先把泪擦擦……
      高妹人人都有伙伴,谁和我相偎?整场抓马演出,未碰到一位单身陌生高妹,非常伤感。
      对了,落寞之余,还忘了代表瑶瑶拥抱小肋这项光荣的任务,只能下次补上。
      后来火烨在妄议姑娘的造型,我说我告诉她们去,火烨的囧脸CHUA地一下变得很MAN,拍着胸脯豪气干云地说:我什么都不怕!
      这是当天印象最深的一句话。
      十一点半左右,俺就撤了,本想让拓队员自驾车送我一程,结果那辆名车没电了,关键时刻不中用,于是只好自己走掉。
      步行到五一广场,沿途已被摆摊儿的小贩占据,一测字算命的山寨机器里传出女子甜甜的歌声,竖着耳朵也没听清歌词,好像是“我是如此爱你”之类。之后坐上公车,车上移动电视里正在播放广告,几个高妹开心地人手举着一盒药:“广通源,宿便肠毒一扫而光。”然后镜头拉近,给了其中最BIU的高妹一个特写,该高妹举着广通源肠清茶眨着大眼睛对屏幕前的我用娃娃音娇嗔道:我还要~~~
      唉,我也想要啊,姑娘,你现在说有什么用,生活里没见你主动来找过我啊。
      回房后,洗漱完毕上床裹了个大被子,看了几页罗大佑写的《昨日遗书》,老罗叔说:我不知道人们为什么要用枪去杀麻雀。也许我们没有翅膀。我们不能飞。
      困意袭来,躺倒睡觉,夜阑人静,无风无浪。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