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下次开船港

 
 
 

日志

 
 

我是世界壮丽的伤口(记录演出现场的姑良们2008.12.10)  

2008-12-11 00:00:00|  分类: 妻妾成群方知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是世界壮丽的伤口  2008.12.10 周三 晴 七十一年前,科学家发现爪哇古猿化石

    长沙,我听到周云蓬在唱一首忧伤的歌。

    八点半左右从单位赶到佛里灯浩寺。没进去,在路口儿发了条短信给格兰德·PIA成员过时的目光如炬交际花方拓拓,过了三四分钟,就见戴着仿坦克手款式栽绒帽子的方拓拓率众下楼。高妹小肋今天穿了一双跟儿极高的短靴,靴子外包了双灰色毛线长袜,上身深蓝色小夹克,下身一条红黑相间的苏格兰短裙儿,戴了一顶黑色礼帽,被众人戏称为“左小祖咒的女儿”。另外随同出现的一位姑娘是陌生面孔,褐色的披肩长发,鹅蛋脸儿,内穿T恤一件,外套黑色老棉袄……不是,羽绒服,下配土鳖黄色儿休闲裤一条,旁边跟了一小伙子大概是其男友,恕我对他没任何印象,因为吧哈,以我的性格爱好和取向,男的我一般都不带瞧的!

    对了,一行人里还有脸色依然很囧的火烨,也就不描述了,因为吧哈,以我的性格爱好和取向,我怎么会为一个男的浪费笔墨呢!

    但见此一彪人马,浩浩汤汤,往西天取经去也……说串了……往民谣酒吧去也。

    九时许,至民谣酒吧门口儿,碰见了永远萝莉永远热爱食物的暖暖及老男人界的代表李勇同志。老规矩,男的一概不写,单说这暖暖小盆友,上身穿一件灰色帽衫,胸前的口袋上印着樱桃小丸子里花轮童鞋的英俊潇洒玉树抽风全身像,后来我好奇问之,暖暖说这是服装大牌“樱桃小丸子”……动画片儿里的嗫呆小天后樱桃小丸子我就知道,只是不知啥时进军服装界了,唉,年轻人的时尚,我已跟不上……暖暖下身穿一条瘦窄灰色牛仔裤,足登深褐色大头鞋,身背灰色耐克双肩包,老是躲别人背后偷看我,然后意味深长地笑,我问了几次也不说。不说就不说,其实我知道,但是我就不告诉你!你不说我也不说!

    今天的观众人数不多,姑娘尤其少,所以他娘的想记都没得记,果然她们还是喜欢瞧你塞得新裤几嘎啦这种时髦儿偶像型药队。在民谣酒吧碰到晨报周刊一干同行儿,与老孙及其同往的姑娘聊了些杂志上的事儿和坊间八卦,瞧见周云蓬上台,就搬凳子到最前面看演出去了。

    留下印象的还有一内穿天蓝色衬衫,外套黑色针织衫,烫着短发的姑娘,脸上没什么笑容,冷冷的,但也挺好看。

    周云蓬的演出分上下半场,我来前脑子里就一直是《一江水》的旋律,演出开始的时候我还想着老周叔什么时候唱这歌儿来着,一直等到上半场结束,也没见动静。结果下半场第二首歌就是《一江水》,周云蓬唱到“姑娘人人都有伙伴,谁和我相偎”时,哥们登时就被击中了,大声地应和。暖暖和小肋都看着我笑,没错儿,这首歌儿就是向我致敬的,怎么着吧!一曲歌罢,我在台下边鼓掌边说:谢谢送给我的歌儿。

    啊,我的心充满惆怅。

    后来浮砂上台清唱,刚开始不知是冷还是怯场,手和声音都有些哆嗦,我还琢磨着要继续这样儿就冲他说:“孩则!拜紧张!”结果他的声音慢慢带他一起进入了一个无人的幻觉,那里只有山河苍翠水草丰茂,多的我也就不形容了,怪肉麻了,总之当声音落下时,包括吉玥在内的专业人士,所有人,都使劲地鼓着手掌,眼中有惊喜的光芒。

    有人可以凭一把声音就蛊惑人心,这孩子挺来劲的。

    演出结束后,走出民谣酒吧门口儿,小肋问我今天为什么老不说话,我对她说,我的内心有满满的忧伤。小肋说那我给你一个拥抱吧,然后就真的给了我一个温暖的拥抱。我觉得特别好。有高妹拥抱,本来挺颓的我一下就快乐起来,当时心情就多云转晴了。谢谢,这样温暖的拥抱,希望下次还有:)

    其实我一直笃定拥抱是特别美好一事儿。在关于拥抱的定义里,有这么一句话:人类之间最好的身体接触方式就是拥抱,因为它很简单又明确地表达着人与人之间最真的关爱。记得当年读过的一篇小说里,男主人公不知道如何对自己心仪的姑娘表白,正在抓耳挠腮心急火燎手足无措间,手机上收到了兄长的一条短信,很简单:如果你爱她,那就拥抱她吧。

    姑娘们,如果你们爱我,就请拥抱我。

    此时一旁的方拓拓妒火中烧,眼睛里满满的都是羡慕,但是我根本不顾及他的感受,又转头对暖暖小盆友说你也给我一个拥抱吧。暖暖以我在她面前根本不羞涩为由悍然地拒绝了……

    之后一行人穿过太平街,看了会儿深夜滑板党的练习,俺就打车走了。

    在车上想起今天火烨和我聊的一些关于爱情的问题,大概就是我为什么极力避免陷入一场恋爱之类的。其实原因很简单,之于这座城市,俺只是一个风尘过客,时间和距离一定会对一段爱情造成影响,不论这种影响或多或少,假如在这座城市里有某位姑娘爱上这样一个老流氓,恐怕可以想见的最终会受到伤害。因为,这场恋爱看不清未来。

    我给火烨举了个例子:你和一位姑娘相爱,假如有一天你们分开了,恐怕连朋友都很难做,即便你可以拿她当朋友,问题是站在她的立场,心里一定会有纠结,这样你就永远失去了她;当你和一位姑娘是很好的朋友时,只要不相忘于江湖,这种情谊会持续一辈子,那么你永远不会失去她。

    插一句——突然想借用《梅兰芳》里的台词儿夸自己一下:“你这样的人,没几个红颜知己,我都替你屈得慌!”

    广告插播完毕,继续正经——我爱这些姑娘们,可是我不想有朝一日失去她们。

    于是俺静静地看着姑娘们一个个地被把走,面带微笑,并因她们的幸福而幸福。可是呢,俺也不是铁打的禽兽,当然会心下空落,于是,在夜半无人私语时,常常有如此感觉——
           一个精灵,从我的心里飞走了。

    唉,哥们儿好想谈恋爱,可是啊,姑娘们呐,当下的我,无法许给你们一个目力所及的未来。

    我是世界壮丽的伤口,伤口是我身上奔腾的河流,这是冬季里一个清冷的夜晚,在生活的正面,有一些东西悄悄地生长,在生活的反面,有一些东西默默地消亡;这是子夜的长沙,你听,有人唱着一首忧伤的歌。

-------------------------------------------恍然大悟的分割线-------------------------------------------
    操12月11号的晚上我突然反应过来了,我他妈是一浪子,回头的浪子也是浪子,我乱许什么未来啊!姑娘们一准儿爱浪子!哎呀我心中充满了斗志!走起来!要!
  评论这张
 
阅读(1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