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下次开船港

 
 
 

日志

 
 

长沙朝九晚五(记录圣诞前夕的姑良们2008.12.24)  

2008-12-28 00:00:00|  分类: 妻妾成群方知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沙朝九晚五  2008.12.24 周三 晴  圣诞前夕,心怯空房不忍归

    好吧,我们从头开始叙述。

    反正是很久很久以前,拿撒勒的新婚女子玛利亚,尚未与丈夫圆房。第二天,她就将告别处子之身,从少女模样变成妇人。这一夜,玛利亚忐忑不安,辗转反侧,像只小狐狸般骚情难耐。好不容易入睡,却在梦中看到一个留着长发穿着白袍搁今天来说颇有艺术家气质的白胡子老头。这个老头对她说,全世界最圣洁的果儿啊,你将怀上人间的救世主、我的儿子,他将给这个世界带来福荫,将引领你们走向自我救赎之路。在玛利亚来不及做出任何申辩与询问前,老头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就将神圣的种子种入了玛利亚的子宫……

    懵懂少女玛利亚梦醒后发现自己果然怀孕,后来产下了人子耶稣,再然后这个人类历史上第一位无政府主义嬉皮士被钉上了十字架,再再然后的故事你们去翻《圣经》吧我就不赘述了说这么多齁儿逼累的。

    综上所述,耶稣老爷在马厩里诞生的前一天,毫无疑问,是跌宕起伏的一天。

    时光飞逝到如今,这一天,是2008年圣诞前夕。中午俺与高妹大S共进了午餐,在团结紧张严肃活泼和谐向上科学发展的双边关系前提下,就期刊行儿采编工作和栏目设置等问题交换了各自的意见,重申了一个鼻孔出气的立场。会谈在友好的气氛中进行,以俺说的话居多,后来分开时(我的天呐,这是多么伤感的一个词儿啊),俺自己都觉得自己有点话痨,但这是没办法的事儿,因为我一见高妹就要疯!拦不住的!要!

    高妹大S今天穿一件黑色带肩章军装款双排扣外套,内搭格子衬衣,下配深蓝色瘦腿牛仔裤,足登奶白色翻毛皮短靴,清爽利落的短发,远远儿地就被我从人堆里一眼瞅见了。虽然近视,戴了隐形眼镜,但是大S仍然在鼻梁上架了一副没有镜片的黑色眼镜框,活脱脱年轻office lady丝带儿,要不说还是人高妹会打扮呢,你们都学着点儿!

    午餐之后俺就继续回办公室闷头工作,下午五时许,日本方面传来消息,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爱情动作片大师、艺术家饭岛爱女士,被警方发现陈尸寓所,初步疑为自杀。当时俺还有点不太相信,但见到雅虎日本站的新闻之后,在震惊与惋惜中接受了这一事实。随后,网络上掀起了大规模的悼念活动。唉,玉人已乘黄鹤去,隔江谁唱后庭花?饭岛爱老师的离世让当下的俺非常伤感,只想赶紧下班,奔赴佛里灯浩寺变装制服派对第一线,死盯那些敢在现在这个温度下还穿短裙儿的姑娘大腿,以慰藉心中的创痛。

    饭岛爱老师这段儿就此打住,因为现在已经有太多缅怀这位伟大先行者的文章了,俺就不在记录姑娘的文字中多言了,关于饭岛老师的一些碎片请移步至此处。总之一句话,她的英名和事业将永垂不朽!

    八点左右赶到佛里灯浩寺,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穿着白色护士服的暖暖、赵氏双姝以及佛曰等人,其实我觉着这几位姑良根本就没穿出护士服的精髓来,因为真正所谓“男性费洛蒙杀手”的护士装穿法,必须是要内空的!没错儿,必须内空!顶多再穿一吊袜带!举个简单的例子,内空的,那才是青春无敌蜜桃成熟小护士;里面又穿毛衣又套牛仔裤又配秋衣秋裤的,那那那……那是护士长!

    色文和文西北也穿了手术服以及大夫服,这里就一笔带过了,因为他们是男的,老子根本不稀得看!

    SATAN穿了一件藏青色及膝海军范儿长校服,编了两条辫子,坐在门口卖票。正是这两条辫子彻底湮没了那校服应透露出的风范,我认为她这一打扮颇像纵横于美洲大陆号称马背上的女儿的印第安少女……者名导演何辉穿了一身儿红军服,也没啥可说的,男的一律简写或不写,这是原则!

    SAM小姑娘,这次穿的是妈妈的解放军服。俺是大院儿里长大部队出身,对穿军服的人都有亲切感,于是和她说了几句话,并认为把肩章领花拿掉不戴帽子的作法非常正确与明智,否则穿这一身那个点儿出现在娱乐场合被纠察看到一定会抓。

    比较遗憾的是,因为当日天气实在太冷,露大腿的姑娘一个没出现,萝莉倒是一大群。其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打扮成日本卡通里那种卡哇伊猫女的一个小姑娘(抱歉俺不知道你叫啥),头上支着猫耳朵,手上戴着那种猫掌型的手套,露出整条胳膊。俺和火烨拉她到镜头前问了几个问题,你冷吗你觉得你今天会胜出吗你有男朋友吗之类,她好像被我们吓到了,只是点头摇头外加发出几个单音节声调……后来高妹小肋也穿着萝莉装赶来,但一看到现场这阵势,当场就跑到二楼穿了件护士服,并在楼道里委屈地大声撒娇:她们太萝莉了,我干不过她们~~

    我在二楼看着楼下各色着装怪异的人们,听着不远处某商家搞圣诞活动现场主持人对台下看客的大声带动,突然不可遏制非常解HIGH地想起一首诗: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暖风吹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

    没办法,如你所知,俺常常不合时宜。

   之后演出开始,开场乐队俺第一次看,叫SOD。女主唱劲头十足,短发,白衬衫配红色毛衣,台风活泼可爱,在台上俏皮地吐舌头时让人心情愉悦。李勇得意地对俺说,这乐队不错吧,我亲自调教的!“调教”这个词儿让俺脑子里形成了这样一副画面——身着SM紧身皮衣嘴里塞着口衔头上套着皮头套的老男人李勇,正用鞭子抽打着SOD乐队的全体成员,边抽打边不可一世地仰天狂笑………

    下面要详细叙述一下当天留给俺最深刻印象的一位姑娘。这位姑娘在演出开场时位于我的四点钟方向,后来往前站了站到了俺的两点钟方向。该姑娘留着及肩的有些凌乱感的黑色中长发,穿一件领子处有蓝色条纹的白色水手服范儿学生装,深蓝色还是黑色的学生短裙,及膝黑色纯棉不透明中长袜,配一双黑色平跟儿小皮鞋,外套灰色大衣,安静,好看。她的眼睛里有一种天生的柔情和忧伤,用周云蓬的歌词儿来形容就是普天下所有的泉水都在她的眼中荡开。演出时她就那么安静地站在那里,不发一言,脸上虽没有笑容,但神情淡淡的,让人觉得是一种干净的美丽。当时我就被打动了!心中澎湃起强烈的跟她搭讪的念头,但琢磨半天也没想出合适的开场白。俺早已过了不管不顾就上去跟姑娘说话的年纪,木讷的、最后无甚结果的搭讪是属于小男生的游戏,俺们老男人讲究的是成功率!火烨他们帮俺想的开场白是:“你穿的是11中的校服么?”但我觉着万一她说不是,我就无话可续,于是否定了这一开场。俺自己想的两个问题是:”你觉得今天天气怎么样?&你怎么一个人来的,男朋友呢?”但这俩问题问完我也不知该说啥了,横不能再问“你觉得明天天气会如何?”吧,所以仍然没问……后来高妹瑶队员短信我,我叙述了这一状况,瑶队员直接就怒了,说“你真的挺羞涩的……这样下去真的没问题么……这么多年你在钻研的不就只有如何成功搭讪高妹这一门学问么?!”对于俺想的那两个问题,瑶队员的评价是——“从上到下都散发着怪蜀黍的气息……”

    那夜,在俺打车回返时,突然开窍,想到了曾经掌握的那个终极搭讪法。只恨太久不用,关键时刻给忘了。由此可见,理论必须经常付诸于实践,才能做到融会贯通手到擒来敢上九天揽月敢下五洋捉鳖泰山崩于前而面色不改蛋定依然!此搭讪法科学、实用、完善,步步为营,实为居家必备外出旅游把妹戏果儿之终极选择!其树形结构图如下——

                        问:你有男朋友吗?
                                ↓
                    ———可能出现的情况有二———
                   ↓                            ↓
                答:没有                       答:有
                   ↓                            ↓
答没有,则问:那你介意有一个吗?     答有,则问:那你介意多一个吗?

    按照以上方式搭讪,则可无往而不利谈笑间俘获姑娘芳心也。

    我把多年所学尽数写在这里,也是为了造福广大单身男性,正所谓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这世界将变成美好的花园!

    不过,需要说明的是,当晚,在俺思虑成熟鼓足勇气准备向这位姑娘搭讪时,却遍寻不见她的痕迹,原来她已经离开了……唉,先下手为强,心动不如行动,非常伤感呐,非常伤感。

    不知以后还能否有缘与这位姑娘相逢,反正俺以前是从没在任何演出或活动现场看到过她,想必再见的机会不大。聊以安慰的是,火烨用他颤抖的双手照了两张虚掉的姑娘倩影。

    姑娘啊,如果你看到这篇文字的话,请豆邮我,我也在这里表个态,如果下次能再见到你,你还是孤身一人的话,说什么我都要跟你搭个讪聊聊沸腾的生活迅猛的人生以及我们心里无人共鸣的淡淡忧伤。

    哦,我的心啊,小鹿一样!

    说完了让人心碎的,说点让人来劲的。那晚某时俺从二楼往一楼走准备去卫生间撇条,一对穿着黑色衣服的情侣正在楼梯拐弯处旁若无人地舌吻,吻得杂树生花流光飞舞,挡住了楼道。俺也不便打扰,只好静静看了一会儿,结果实在憋不住了,于是冲这对情侣说:麻烦请让一下。妙的地方到了——像老电影电视里接吻时被人发现的情侣一样,他们有些惊慌地立即分开并非常羞涩地快速跑掉,空留俺一个人愣在那里。其实我觉着你们吻得特别好!有嘛害羞的啊大家都是成熟的成年人了,你们的甜蜜让一旁作为观众的俺觉得特别美好,谢谢你们,祝你们幸福。

    对了当晚也出现了不和谐的事情,小肋的手机不见了,俺打了几次都是关机中。如果有人拾到,麻烦您尽快归还,如果真是失窃,那我只好问候这位梁上君子的亲大爷!

    再后来,一如往常般,俺又是一个人孤独地离去。出租车里,上晚班的司机把音响开得很大声,午夜的电台中,一位男歌手有些萧索地唱着:当初的爱情匆匆走过,除了伤口没留下什么……不要在我寂寞的时候说爱我。

    回房后,躺在床上,一时睡不着,想起那个双眸如水的姑娘,想起在楼梯上接吻的情侣,想起搭讪前紧张的心理,想起那些与我们擦肩而过的爱情……所有的思绪交织在一起,让我想起了上个月在《读库》的一篇文章中读到的故事——

    一次传经大会,在宝相庄严的禅门宗匠面前,一群小和尚提出了爱情这个不严肃的世俗话题:爱情是一种偏狭的感情吗?为何说我佛之爱是博爱?如果我佛是博爱,为何不能爱男女之爱,为何不能教导天下男女爱其所爱?

    辩论进行到一半,一个漂亮的尼姑忽然站起来对一个和尚说:喂,你昨夜塞信到我门缝里说你爱我,如果你真的爱我,现在为什么不过来拥抱我呢?

    全场哑然。

    那个和尚愣了一下,脸涨得通红。忽然,他鼓足勇气,站起身来,一把拥抱住那个漂亮的尼姑。

    四周响起了一片掌声。

   那个和尚大声说:我觉得能够自由地表达自己的情感非常美好。依我看,我们对我佛祖之爱的理解全错了,能爱男女之爱,才是博爱。

    爱情,不就这么简单么?

    两天后,我在佛里灯浩寺,听见方拓拓落寞地说:“我只想找一份朝九晚五的工作,可以不用加班。”说完这话,他动作有些迟缓地慢慢躺在一张长凳上,因为上衣较短,躺下时露出了肚皮和一截灰白色的秋裤,他用手把衣服往下抻了抻,可这截秋裤仍然鲜明地露在那里,使他看起来非常虚弱。

    我默默地看着他,觉得此时的这个家伙,简直就像我们常说的那种“一声深沉的叹息”。后来我站在太平街口,看着远处的灯火,想象灯下的人有着怎样的昨天今天和明天,是否和我一样,是否比我精彩?在他们的昨天,他们又经历了什么?老去?爱情?愤怒?激动?恐惧?想到这儿,我不禁哑然失笑了。毕竟生活赋予每个人都是不同的,而我在这里妄加揣测不但无聊且是不切实际的。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只是不知我者万万千,知我者又有几人呢?他们又在哪里呢?

   而我们的爱情,我们的朝九晚五,又在哪里呢?

 

  评论这张
 
阅读(3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